我突然之間意識到,我的媽媽,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不會跟我說算了,這個做不好就算了,放棄吧。的人。雖然我跟我那義和團的媽媽之間,永遠都是以戰爭狀態出現,但她絕對是這個世界上對我影響最深遠的一個人。

我媽媽小時候對我的教養,簡直是惡人谷出來的。

5歲的時候學游泳,我站在泳池邊不敢下水,丫先軟言鼓勵了好幾次,又厲聲斥責了好幾次,未果。最後丫想出來的絕招就是,乘我不注意,把我一下拎起來丟到泳池裡去。然後看著我撲騰得死去活來,丫繼續扮慈母狀,站在岸上說,來來來,不要怕,自己遊回來。像這樣被扔到泳池裡不是一次兩次,以至於長大後每當我站在泳池邊,就會條件反射一樣立刻下水;和別人聊天的時候,他們會爬到泳池邊坐著,我卻始終呆在水裡。

媽媽也從來沒有抱我爬過山,淌過水。6歲那年,學齡前的最後鬆弛,媽媽和同事們帶著我們一幫孩子去白帝城玩,這是我第一次遊三峽。那個時候的白帝城還沒有高峽出平湖,船到了奉節後要爬上白帝城,是要爬很高很高的山梯的。很多小孩子爬到後來都癱掉了,便讓爸媽背,媽媽死活也不肯背我,硬叫我一個人爬上去。我丫才不過學齡前而已,有必要搞成這樣咩。第二次去白帝城是兩三年後,爸爸出差帶我去,也是有一幫小孩子。那次我一聲沒吭,一個人悶頭爬到山頂,我爸驚異地說,他本來已經打算好這次鐵定是要背我上去的了,沒想到我居然這麼爭氣。我當時心裡那個悔啊,要是第一次就是跟我爸一起來的那該多好,可惜碰到我媽這個天煞。

媽媽對我的讀書成績一向要求很高。她有時會允許我拿前三名,但有時只允許我拿第一名,我剛剛來到上海讀書的時候,有一次拿了班上不知道第幾名,回去後就不敢告訴她,可是她聽說後卻十分高興,說我考得不錯,讓我很驚異。我經常不知道她的標準是什麼,為什麼有的時候第二名也會挨駡,而有的時候第十名她都會很高興,我把它歸結為女人善變。但後來我明白了,其實她的標準一向都只有一個,那就是,我是否可以做得更好。她要我拿第一名,不是因為第一名有多重要,而是她覺得按我的實力,在這群人裡,我絕對應該拿到第一名;而有的時候第十名已經很好,是因為她覺得,以你目前的實力,第十名已經說明你做得很好。後來我明白,其實她從來都沒有把我和別人進行比較,她一直都把我和我自己進行比較。

我聽到很多同齡人的家長會對自己的孩子說,你爸媽都沒啥本事,你要如何如何就一定要靠你自己來鼓勵孩子讀書上進。我媽媽從來不會說這個話,她鼓勵我讀書上進的用語是我不是說我的孩子一定要如何如何,如果你資質差呢,我就隨便你,你將來隨便找個工作也可以過一輩子。可是你不是,然後便開始給我灌迷魂湯,把我那點破資質給誇得天上有,人間無,最後總結陳詞你明明是可以做到更好的,你幹嗎要浪費呢。以至於我長大後就變成個超級自戀的人。現如今每當我讀書讀到氣喘,我就會想:上帝賜我這天分,便是讓我不斷超越自己的極限。

現在每每省思,我都覺得我媽媽是個很有智慧的人,她讓我在這高度競爭的環境裡,永遠可以保持一顆平常心,卻又能堅持到底。可是,當我真的長大了,真的要為自己而戰的時候,我便和她之間發生了最激烈的矛盾。如今她常常羡慕人家幾世同堂,兒孫滿地,便巴不得我也嫁個富二代,不用自己擔心這個,操心那個。她常哀歎說對我的教育失敗了。

但其實她自己並沒有發覺,時至今日,在潛意識裡,她依然還是不能接受會輕易認輸的我。今年暑假,我在幫導師做一個項目,期間頭疼腦裂,有一些資料怎麼做都做不出來,翻來很多統計書,卻時常看不懂,覺得完全天書。我便時常在家抱怨這玩意兒如何如何難做,如何如何做不來。我跟周董說的時候,他有時聽了煩了,便會說,那你別做了,反正又不是一定要做出來,你去問你導師不就行了。但我媽聽了,卻一皺眉對我說:怎麼會呢,你自己再想想,怎麼可能做不出來。不要一直抱怨,你要想,今天一定要做出來,做不出來就不吃飯。然後我便說,等我去復旦問過我導師,她便不高興地說:什麼都靠你導師,你自己也不動動腦筋。等吃晚飯的時候,她居然還真的很認真地問我,你那個東西做出來了嗎?

我想想便覺得十分有趣。雖然滄海桑田數十載,媽媽老了,也不是個很有能力把握自己欲望和情緒的人,但她的直覺一直都沒有變過。當我想要退縮的時候,她永遠都是第一個站出來叫我不能放棄的人;當我懷疑自己能力的時候,她都是第一個站出來肯定我的人;當我想要偷懶的時候,她都是第一個拿著鞭子站在我後面趕我前行的人。雖然我現在經常很厭煩她,覺得她不可理喻,但也都很感激她。

你甚至可以想像,在我未來自己的家庭裡,周董一定跟我爸似的,是站在邊上唱紅臉的人,而我就變成一個惡毒的白臉,永遠拿著鞭子在後面鞭笞自己的孩子。所以,要投胎的孤魂們都應該看准了,投胎到我家是很辛苦滴,想去溫室的請乘早繞道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啃泥 的頭像
啃泥

#啃泥~小小耳語

啃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