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突然之間意識到,我的媽媽,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不會跟我說算了,這個做不好就算了,放棄吧。的人。雖然我跟我那義和團的媽媽之間,永遠都是以戰爭狀態出現,但她絕對是這個世界上對我影響最深遠的一個人。

我媽媽小時候對我的教養,簡直是惡人谷出來的。

文章標籤

啃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